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章节目录 第1098章 仍有怀孕机会

第1098章 仍有怀孕机会

[阿甘手机站:m.agxsw.com]    袁为德好歹是一个镇党委副书记,女儿出现这种问题,让他感觉很失望。他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如果传出去,背后少不了闲言碎语,他还如何面对那些群众以及下属?

    袁为德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咎由自取,都是因为她太不自爱了。”

    梁燕抹着泪道:“她是咱们的女儿,你说这个风凉话有什么用?”

    袁为德重重地叹了口气,诚恳地与主治医生请求道:“大夫,真的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如果能够治好她,我们愿意花钱。”

    主治医生无奈地摇头苦笑道:“这不是钱的问题。人和机器不一样。人的器官是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机器的某个零件坏了,可以购买新的零件,更换之后,还能照样运转。但人的器官丧失功能之后,是无法用金钱来购买修补的。其实,现在女性无法怀孕的情况很多,你们接受这个现实,放开胸怀,虽然有些遗憾,但生活还是可以继续过得很好。”

    袁为德见主治医生这么说,彻底打消了内心希望,两人也没法继续在办公室里呆下去,怀着沉重的心情,朝女儿从急救室转移后,如今所在的病房走过去。

    田诤见袁为德夫妻走了过来,面色极其沉重,他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主动问道:“叔叔阿姨,你们没事吧?”

    袁为德叹了口气,对田诤的印象已经好转,虽然田诤的家庭非常普通,但他能够为袁歆站出来,这份心是难能可贵的。何况自己女儿现在已经不完美,此消彼涨,对田诤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我们没事。”袁为德勉强挤出笑容,“小田,你一直守着袁歆,也挺辛苦。我们会照顾好她,你回去休息吧。”

    田诤点了点头, 道:“那我明天早上来陪他。”

    等田诤与苏韬、丁铛离开之后,袁为德低声感慨道:“其实田诤这小伙子挺不错的,至少人很忠厚。”

    梁燕皱了皱眉道:“老袁,田诤虽然不错,但到现在也没有工作。袁歆虽然以后不能生育,但也不能嫁给他,只会受苦。现在跟以前不一样,很多年轻人结婚之后甚至选择不要孩子,那叫做丁克。你不能因为袁歆身体出了毛病,就放低要求。等袁歆出院之后,我得给她治病,即使有一丝希望,我也不能放弃。”

    袁为德无奈摇了摇头,暗忖自己老婆太固执,还没有转过脑经,不能传宗接待的女人,谁家敢要?

    袁为德内心在琢磨,既然田诤那么喜欢袁歆,而且也了解事情的真相,倒不如撮合两人在一起。女人嘛,结婚成家还不是要找个爱自己的男人。所以袁为德对田诤的好感增加不少,只是妻子梁燕还没有看破这一点,还以为自家女儿能嫁个多好的人家。

    有权有势的人家,如果把女儿娶回家,几年肚子不见动静,能接受吗?到时候袁歆还不是得面临着离婚。

    袁为德琢磨着现在是在医院,有些话不能说得太明白,轻哼了一声,和老婆进去看了袁歆。

    袁歆刚经历手术,精神状态很糟糕,面色惨白,眼神空洞。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失望了。”袁歆的泪水从眼角成串滚落。

    梁燕叹了口气,伸手抹掉她脸上的泪珠,道:“唉,我知道这件事,恨不得打死你。但木已成舟,还能做什么呢?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就是千错万错,你还是我的女儿。”

    袁为德眼睛湿润,为了保持颜面,背过身,偷偷地抹了泪水。

    “田诤人挺好,不管他的事情,你们不要怪他。”袁歆担心父母误会,替田诤辩解道。

    “我知道,以前我也是没了解他,得知他为你做的一切,我也挺感动。如果你觉得合适,你和他在一起,我和你爸会同意。”梁燕一瞬间也想通了。

    袁歆摇了摇头,苦笑道:“妈,你误会了。我对田诤没有感觉,将他当成哥们和朋友。之前对你们撒谎,说孩子是他的,也只是权宜之计,等孩子出生之后,我们还会离婚。现在孩子已经没有了,我更没理由和他在一起了。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特别清楚,这辈子已经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女人了。”言毕,她又开始哭泣。

    一家人陷入痛苦之中,他们并不知道田诤此刻就正在门外,袁歆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一五一十地全部落到了他的耳朵里,田诤的心情五味杂陈,如同刀绞一般。

    和袁歆结婚的计划,原来可不是这样的。田诤会好好对待那个孩子如同己出,然后一家三口和美的生活,袁歆现在吐露真相,只不过是利用自己而已。虽然袁歆也是出于一定的善意,但田诤遭到巨大打击,因为袁歆的心里真的没有自己,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田诤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停了差不多五分钟才敲开房门,袁为德过来打开门,惊讶地望着田诤,“你怎么又回来了?”

    田诤脸上露出笑容,走到袁歆的身边,笑着说道:“我得告诉袁歆一个好消息。刚才我问了苏韬,他说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让你以后还有机会怀孕。”

    梁燕满是困惑地望了田诤一眼,质疑道:“这件事靠谱吗?刚才主治医生可是说……”

    梁燕突然意识到不能继续说下去,袁歆现在还生病呢,这么残忍的消息还是得瞒着她。

    袁为德也是拧紧眉头,暗忖刚才还觉得你这小子不错呢,怎么不知道分场合说话呢,现在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田诤刚才问了苏韬,梁燕彻底恢复的可能性有多大,苏韬给出了答案,田诤知道苏韬是国医专家,在医学领域是绝对权威,所以心情非常激动,没有想太多。

    田诤兴奋地说道:“你们不知道苏韬的身份,他是三味堂的老板,也是国医专家组组长,专门为国家领导人提供保健服务。他曾经治疗过白血病人,还让沉睡多年的植物人苏醒,是享誉全国的神医。他说有机会,那就一定有希望。”

    袁为德皱了皱眉,道:“那个姓苏的年轻人,也就二十岁出头,你当我们是傻子啊?他能有这个本事?”

    田诤知道袁为德对苏韬的印象不好,他的外甥至今还躺在医院里呢。

    田诤重重地叹了口气道:“袁叔,我这是为了袁歆好,能遇到苏韬这样的神医,是她的幸运。我建议你们还是看在她身体的情况下,不要再负气。关于他的情况,口说无凭,网上有很多关于他的报道,你们可以仔细看一下,辨别真假。”

    袁为德微微一怔,没想到田诤说话竟然这么不客气,说完就直接离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沉声道:“没想到这小子脾气也不好,哼。”

    袁歆对田诤很熟悉,她让梁燕递给自己手机,然后搜索了一下苏韬的名字,果然蹦出了很多新闻。

    袁歆越看越是心惊,眉宇间的愁容,也慢慢烟消云散,自言自语地呢喃,“或许真的有希望。”

    苏韬坐在车内等着田诤回来,让他有点意外的是,田诤的表情很沉闷,仿佛遭到了什么打击。

    “怎么?彻底死心了?”苏韬低声问道。

    田诤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我想明白了。是我太傻,现在算是看透了。即使我付出再多,她也不会喜欢我,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

    人只有不断碰壁,才会认清现实。田诤直到一个小时之前,也无法放下对袁歆的感情。不过这一刻算是彻底打开了心结,正式告别过去二十多年的感情。

    没人能够轻易地舍弃过去,田诤现在的状态不算糟糕,有种化悲愤为动力的意思,在绝境中往上攀爬,往往需要外界作为动力。

    苏韬在田诤的肩膀上点了点头,笑道:“你能看明白还是不错的,如今社会上为情所困,跳楼自杀的大有人在。感情不是一味付出就能够有收获。你现在还年轻,等你有事业和地位,有了权力和财富,你会发现爱情变得简单。”

    田诤抹掉泪痕,低声道:“我要让他们刮目相看,证明我是有能力的人!”

    苏韬笑道:“你会成功的!”

    对于**丝男田诤而言,这次的挫折,对他的人生会起到翻天覆地的作用。至少知道人生不是为了别人而活,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而活。

    “关于袁歆的身体,她究竟还能不能……”田诤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低声问苏韬。

    田诤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袁歆,这也是人之常情。他问这话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刚才还言辞凿凿地要告别过去呢。

    苏韬没有多想,微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一个病人。她的身体状况比较差,但可以用药物进行调理,中医在这方面有不错的功效。不过,医不叩门,等她主动上门求医,我会给她先针灸,疏通脉络,然而在给她开一副滋阴养巢的药方。大约两到三年,她的状况就能改善,会和普通女人一样,依然能够成为母亲。”

    田诤叹了口气,道:“他们应该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