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阿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陛下请按剧本走 > 章节目录 陛下请按剧本走第11部分阅读

陛下请按剧本走第11部分阅读

[阿甘手机站:m.agxsw.com]www.soso22.com soso22中文网    是不假,从前太皇太后本想发配了薛家男丁,也算一劳永逸了。

    可当时的少翊身为太子,养在太皇太后身边,竟然出声制止了,这也算是那原主唯一做的正确事儿了,太皇太后看在太子的面子上,饶了薛家男丁,只是将那一支贬为庶人,别的流落在偏远地区罢了。

    “微臣微臣”

    薛洺头大如牛,不知该如何回话,他也实在太过年轻,本就不是什么正经出身的薛家人,从小就被薛将军一家所看不起,总觉得是穷酸亲戚,如今这事儿搞得他心里百感交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也有一日能这样,薛将军一家留下的几人的命运掌握在了他的手里。

    少翊不耐烦地看着他,见他还是那副扶不上墙的阿斗的模样,心里已经没寄托什么希望了,也是,若是真是什么不得了的人才,早就被太皇太后打压了,哪里还会留他到今日,看他这副表情,真不知心里在琢磨些什么。

    若不是看中他是薛家人,并没有站在苏家一头,人也年轻,做事还算谨慎,又怎么会传他进来问话。

    少翊叹了口气,背过身子不再看他:“你退下吧,朕再好好想想,这事儿朕今日同你说了,你便烂在肚子里,若是让朕知道有了第三个人通晓此事,你是该知道后果的。”

    “微臣微臣不敢。”薛洺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听少翊这样一句,连忙磕头表明自个儿的立场,少翊不耐再看他,挥挥手让他退了下去。

    他转过身子,坐在太师椅上,一手托着腮,一手扣着案几,心里的思绪百转千回,德福杵在门外,也不敢进来,唯恐打扰了皇上。

    忽然,他猛地站起身来,一拍桌子高声喊道:“德福,德福。”

    “奴才在。”德福连忙推开屋门,走了进来,打了个千儿跪在地上待命。

    少翊紧了紧拳头,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你去派个人盯着柔太妃那儿,给朕千万盯仔细了。”

    “啊”德福疑惑了一声,“可柔太妃娘娘那儿皇上不是早就派人看着了么”

    “朕说地不是这个。”少翊眼眸亮了亮,“罢了,你想个法子,把柔太妃传进建章宫来,记着选个好些的理由,千万别惹了人侧目。”

    德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陛下怎么忽然想要见柔太妃了,从前不是不怎么待见这位先帝遗孀的么,也只有和慧太嫔还有瑰和公主走得近些。

    可主子的事,不是一个做奴才的可以随意过问的,他只有应下命令:“奴才知道了,皇上放心,过几日便是九月十九,举国同庆之日,皇后娘娘又暂居建章宫内,皇上召见柔太妃娘娘,问些祭礼的事儿,也便没有什么人怀疑了。”

    作者有话要说:柔太妃是个很重要的人物

    太皇太后没几天了 后面的大剧情也会慢慢展开~

    第38章 博弈

    “启禀皇上,柔太妃在外头求见皇上,说是回宫这么久了,还没来给皇上请过安,心里实在难安,只是太妃娘娘说平南王殿子不适,犯了旧疾,恐过了病气给皇上,就没与她一同过来给皇上请安。”

    德福打了个千儿,细细讲柔太妃的话传达了个遍,最后自己又补上一句,“奴才刚想派人去请太妃娘娘,她倒是自个儿不请自来了,想来也是念着皇上的。”

    少翊听到这里,批阅奏折的动作一顿,将朱笔放了下来,面色倒是好看了些许:“这柔太妃有点意思,去传她进来吧。”

    “奴才遵旨。”

    德福转了转手里的净鞭,一走出屋子就对两头守门的小内侍们打了个手势:“好好伺候着,杂家去请太妃娘娘进来。”

    “哎哟,德爷爷您放心。”

    那俩小内侍好不容易有了个御前露脸的机会,顿时脸笑得像朵菊花儿一样,德福瞧着这俩人的反应,心底不屑,再次转了转净鞭,就往宫门外走去。

    柔太妃娘娘一身素色对襟襦裙,花纹雅致却看上去并不怎么精巧,料子也有些过时,头发盘成了最为普通的云髻,发髻上簪的绢花并不是时下流行的样式。

    德福作为御前大宦官,这么点眼力见儿不会没有,他远远地上下打量了柔太妃一眼,唇边带了丝笑意:“奴才给太妃娘娘请安,太妃娘娘万福。”

    柔太妃正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这会儿子听见了德福的请安之声,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她是最玲珑心思的人了,不然也不会带着个皇子还活到了现在:“德公公多礼了。”

    德福听惯了阿谀奉承,走到那儿不是都被礼让三分的,面上便十分沉着:“劳太妃娘娘久等了,皇上刚批完奏折,处理完政事,传您进去呢。”

    “有劳德公公跑一趟了。”柔太妃笑了笑,平淡无奇的脸上没有一丝光彩,她取出一锭银子顺势塞入德福手中。

    yuedutextc;

    这些宫里不成文的规矩,德福不会不懂,也乐得收些好处,他双眸弯了弯,掂了掂那银子的重量,心里便有了数儿:“太妃娘娘跟奴才来吧,皇上方才还念叨着您和平南王殿下呢,殿下的旧疾可还好宫中新进了个穆太医,医术了得,不如让他去给殿下瞧瞧。”

    这话说地平常,信息量却不小,柔太妃眼眸微动,抿去了一丝笑意,淡道:“哀家不过是老婆子一个,也劳皇上挂心了,少诚的病一向是那样,好好坏坏的也这么多年过去了,只是到了秋日会有些反复,平日里倒还好些,穆太医大名哀家早有耳闻,入宫时日不久,就被皇上钦点了专门请陛下的平安脉,少诚何德何能,劳烦穆太医的大驾。”

    “哎,不是奴才多嘴,皇上心里记挂着您和殿下呢,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哪有这么见外的道理,您说是不是”

    德福嘴甜人也机灵,受了银子乐得说些好话来哄柔太妃高兴,他一路带着柔太妃往书房里走,一路讨着巧说着吉祥话。

    柔太妃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如此宠辱不惊,德福心里有了底,看这位貌不惊人的太妃娘娘的眼色不知不觉就变了不少。

    “您瞧,这就到了,奴才就送您到这儿了,皇上正在里头等着太妃娘娘您呢,若有什么吩咐,里头传一句,奴才定是随叫随到的。”

    德福的脚步停在了书房的外头,他转过头来,眉目含笑地说了句话,甩了甩手里的净鞭,往后退了几步,让开了身子,好让柔太妃通行。

    柔太妃点了点头,半欠了个身子:“辛苦德公公。”

    “哎哟使不得,这可不是折煞奴才了嘛,太妃娘娘快些进去吧,别叫皇上等急了。”

    德福很是谨慎地让开了身子,一把将她搀扶起来,眼神看向书房的门,外头的两个小内侍对视一眼,一齐将门打开,柔太妃这才站稳了身子,莲步微抬,走入了书房。

    少翊正背着身子,手里拿着一张宣纸,不知在看些什么,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少翊转过身子,正巧看到这一幕,他挑了挑眉尖,还未开口就听那柔太妃道:“薛氏恭请皇上圣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行地是稽首大礼,如此隆重让少翊对她再次改观了些许,他亲自上前将她搀扶起来,从前柔太妃都是站在太皇太后与太后的身后,看不怎么真切,少翊也没用心去瞧,这会儿子才看清她的脸。

    宫里人都说这柔太妃长得丑陋,若不是淑妃,怎么也轮不到她封嫔,怎么说也是上辈子积德了,听多了这话,再一看柔太妃,却发现也没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入目。

    只是到底在美女如云的后宫里的确是太过普通了,脸型也不怎么讨巧,不笑的时候还有几分刻薄的样子在里头,配上她这身素净的打扮,倒有些格格不入了。

    “太妃快起来,太妃回宫这么久了,朕一直抽不出空来与您说说话儿,怎么说您也算是朕的长辈了,是朕失了礼数,方才听德福传话说少诚病了可有什么大碍吗”

    少翊引了她入座,开口是闲话家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柔太妃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面色平静:“是薛氏的不对才是,皇上日理万机,料理国事,哪里能为了薛氏分心呢,薛氏不过是先帝遗孀,若不是先帝留下了平南王殿下给薛氏,如今还不知身处何地呢。”

    少翊的笑容僵了僵,来了这么久,早就知道了这里的规矩,若是没有子嗣,皇帝驾崩后妃嫔都是需要陪葬的,这事儿被柔太妃如此轻巧地戳了出来,少翊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话儿了。

    他清了清嗓子,将面前的茶盏推了推:“太妃娘娘请用茶,不知娘娘今日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吗”

    柔太妃的头一直低着,眼底的情绪藏得很好,她端起茶盏轻抿一口,不急不慢道:“薛氏叨扰,只是想着回宫这么久了,也该来给皇帝请请安了,倒是方才德福公公说皇上有事儿宣薛氏来皇上又是所为何事呢”

    少翊的神情正色了不少,他开始认真地打量起眼前这位太妃娘娘:“太妃娘娘好城府,若是朕也说没有呢”

    “那薛氏也不敢多做久留,打扰了皇上正事,用完了这杯茶,薛氏自会告退。”柔太妃说完,举了举手里的茶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屋子里沉默了很久,猛地传出了少翊爽朗的笑声,紧接着是他带有欣赏的语气:“柔太妃娘娘果然出身不凡,的确是有薛家小姐的风范,朕佩服。”

    柔太妃随意勾了勾唇角,将手中的茶盏放了下来:“皇上谬赞,薛家已成历史,薛氏不过是个宫女出身的遗孀,还带着个病秧子的皇子,能在宫里活多久都不知道,哪里当得起皇上的风范二字。”

    “薛将军英勇善战,与如今的沈将军比起来也不差分毫,薛家小姐又怎么会当不起风范二字呢”

    少翊扣了扣案几,也不急着将话题迁入,只与她继续绕弯子,就看谁先沉不住气来。

    柔太妃抬起眼眸,这才看了一眼少翊,甚至对上了他的眼睛,这本是大不敬的举措,少翊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柔太妃更是不当回事儿:“薛家如今留下的不过是薛氏这么个弱质女流和薛洺这么个不成器的臣子,薛将军再如何英勇善战,也已经被太皇太后勒令处死,连哥薛少将军都一并去了,皇上还有什么好提的呢。”

    “此言差矣。”

    少翊抚摸着温暖的杯壁,指尖上传来的温度让他觉得十分惬意,棋逢对手的博弈更是让他兴奋了起来,“就算薛将军已死,可谁也无法抹去薛将军曾经为我靖国立下的赫赫战功,柔太妃娘娘您说是不是”

    柔太妃的手不自觉地一抖,险些把盖碗里的茶水撒了出来,她努力平稳了情绪,缓缓开口道:“皇上这话薛氏就听不懂了,难道皇上还想为薛家平反不成”

    yuedutextc;

    “就算如此,又有何不可呢”少翊眨了眨眼睛,随意拿起茶盏用了一口,“还是太妃娘娘不愿意呢”

    “皇上说笑了,太皇太后定下的事情,难道还能有推翻的道理吗皇上一向这么听话,怎么又会做出如此不仁不孝的事情来呢”

    柔太妃的眼神已经开始有些疑惑了,她另一只手一直藏在袖子里,现在已经捏了起来。

    少翊恍若未见,依旧在那儿惬意的用着茶,甚至还眯起了眼睛:“何为不仁不孝这事儿本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朕想做的是明君,而非仁君。”

    “薛氏年纪也大了,别的不想,唯独放心不下的便是少诚。”柔太妃忽然话锋一转,也一同端起茶盏来,细细的品着茶。

    少翊睁开眼睛,眼眸里尽是笑意:“少诚不只是太妃娘娘您的儿子,也是朕的弟弟,手足之情从来都没少过。”

    太妃摇了摇头,神色已经平稳了下来,讲话也有了几分底气:“别的薛氏也不敢妄求,只想和少诚过上安稳日子,母子俩能平乐一生。”

    “太妃娘娘的意思,就是朕的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帅不帅帅不帅

    好吧其实我是问太妃帅不帅大雾

    陛下请按剧本走第11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908137笔趣阁 m.7biquge.com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com]